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凄美的婚外情 小辞店真实故事

  • A+
所属分类:黄梅戏大全

黄梅戏《小辞店》,黄梅菊苑这颗拂去尘埃重放光彩的明珠,又名《菜刀记》、《卖饭女》,作为黄梅戏的传统剧目与《天仙配》、《女驸马》齐名。

它最先是流行于皖河流域的民间话本,这从剧中的地名、风土人情得以印证。皖河流域上自黄州浠水、下至桐城枞阳是中国戏剧重要生发繁衍地之一。明清时期徽剧,黄梅戏,曾鼎盛辉煌,这方戏剧热土不但孕育了如程长庚、余三胜、严凤英等戏剧大师,也产生了诸如《孔雀东南飞》、《小辞店》等悲切感人的爱情故事。民国时期《小辞店》的演出盛况胜过《天仙配》《女驸马》二剧。严凤英的成名剧便是《小辞店》。《小辞店》为诸多剧种所移植,有不同的版本。但《小辞店》是黄梅戏的正宗经典剧目则是无可置疑的。 《小辞店》命运多舛,数度禁演。这在于原剧中对屠户陈大雷与朱莲的苟合过度渲染以及蔡鸣凤被杀场面的夸张直露,有诲淫凶杀之嫌,以有碍风化而禁止。但《小辞店》根植于民间,有一定的观众群体,一些唱段在民间传唱久远,草台班也不时上演,显示出《小辞店》强劲的生命力。解放后剧作家剔除疵瑕糟粕,雕琢整合,重上舞台,再度公演。

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凄美的婚外情 小辞店真实故事

黄梅戏《小辞店》

《小辞店》虽遭厄难,几近湮没,但能梅开数度,重放异彩在于它确有精彩之处,至少有二处可圈可点。一是它的唱腔。《小辞店》的唱腔优美动听,最能体现黄梅本色,按时下话讲原汁原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黄梅改革一度走了弯路,黄梅不像黄梅,歌剧不是歌剧,西洋管弦大量插入,喧宾夺主,本色难觅,既失去了原有的票友戏迷,也没有赢来新的观众。黄梅作为地方剧种,如果失去个性特点,难免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末。近几年黄梅“回归”,《小辞店》应运而来。

《小辞店》唱腔主要表现在“辞店”一场。刘凤英、蔡鸣凤三年拥衾共枕,琴瑟相和,如胶似漆。忽蔡接家书要辞店归去,离愁别绪涌上心头,二人互吐衷肠,刘凤英的大段唱腔缠绵缱绻,悠远哀切,蔡鸣凤的应唱艾怨忧郁、愁怅深沉。这里有独唱、对唱、伴唱;调式有平词、花腔、火工、彩调;板式有慢板、快板和二行、三行;跌宕起伏,承转有序,听来令人荡气回肠,实乃黄梅唱腔之精华。

《小辞店》“辞店”一场与后来的《天仙配》的“路遇”、《女驸马》的“洞房”成为黄梅的三大名折。改编后的《小辞店》增加了“哭坟”,意在充分彰显黄梅擅长苦戏的优势。刘凤英在蔡坟前的大段阴司调更是激楚凄酸,彻骨揪心,怆然涕下。 《小辞店》另一称道之处在于它塑造了两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一是刘凤英,二是魏大蒜。刘凤英乃小镇上一卖饭女,为追求美好的爱情生活,不甘凑合,不畏人言,挑战世俗,敢爱敢恨。前期的刘,嗔娇中些许任性,通过对蔡鸣凤的体贴呵护,展示了女性之柔美;后期的刘凤英无怨无憾,忍辱执著,义薄青天。刘凤英的形象深受观众的理解与喜爱。魏大蒜既是蠹贼又是赌徒,属于社会底层的“下三流”,但其心地善良,侠心义胆,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寓美于丑,化丑为美,又一个阿基摩多。

2009年3月,由合肥影响力公司投资,安徽潜山黄梅戏剧团将其改编为《凄美的婚外情》,演出获得巨大轰动。

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凄美的婚外情 小辞店真实故事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剧照

黄梅戏电视剧《小辞店》剧情背景

清代之时,徽州人以经商名驰天下,是为“徽商”。

却说江南有一小镇,名为桑河,面积不大,却为水路交通之中间站,每日里客商来往不断,甚是热闹。桑河镇上有一家胡记客店,老板娘柳凤英精明能干,虽然丈夫天天斗鸡走狗,无所事事,她却和小伙计小德伢共同支撑门面,将客店管理得井井有条,不光招待客人吃住,还兼卖瓜子、麻糖、草鞋等日常吃穿用度之物。

有一回,店中来了一位叫蔡鸣凤的客人,他身染疾病,又无仆从照顾,孤身一人投宿在店里。柳凤英是热肠之人,将他安顿在店内,为他延医治病,抓药熬药,尽力照顾于他。蔡鸣凤诚厚敦实,不像别的客人那般贪恋她的美貌,便做些越礼之举,他对她向来恭谨有礼。柳凤英与他闲谈,得知他伶仃一人,即无父母兄弟,也无妻室儿女。她受丈夫闲气太多,见了这样的良人,自然待他与别人不同。她却不知这蔡鸣凤因为与妻子不和,才负气出来,他不说已经娶妻,实在是气愤之言。蔡鸣凤受妻子冷落,困顿潦倒之中,得遇柳凤英这样仗义相助,感激不必说,一来二去,竟与她互相倾慕,不觉日久生情,瞒着胡家人,与她结下私情。

甜蜜的日子持续了三年之久,这其间也有不少人看出他们之间的蹊跷,风风雨雨,议论了不少。柳凤英固然不理,蔡鸣凤在人前之时,常觉羞愧,只是他对柳凤英用情也深,总是难以按捺胸中那股激情,有时想起家中妻子,颇觉自己行止有亏,但又不肯说出实情,伤了柳凤英的心。他心地实在,可性子并不如何果断坚决,对待这样的感情问题,感到束手无策。如果不是岳丈朱茂卿突然托人送来的一封信,他真不知这份感情拖拖拉拉,要到何时方休,可是要亲口对柳凤英吐露实情,他还真是十分为难。

然而柳凤英毕竟不那么蠢笨,盘问来盘问去,也终于将真相套了出来。隐瞒三年的事实浮出水面,让她一瞬间有中被雷劈中的麻木。可是,只叫她深印在心,打不得骂不得,又爱又恨的冤家啊,她真的舍得放开他吗?不!她可以丢下家业,可以抛下丈夫,可以承受世人的耻笑谩骂,可以不计较名分地位,她要跟着他去,牢牢的,抓住她一生难求的幸福!

这样深挚热烈的爱,蔡鸣凤却消受不起。他爱她出自真心,但他也不希望抛弃妻子而惹来骂名。

——算了吧,我们的一切到此为结束吧。你放我回去,我心里永远惦着你。

他能给她的也只是这样一个承诺。

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凄美的婚外情 小辞店真实故事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剧照

柳凤英的一颗心跌入了无边黑暗的深渊。她久久的凝视他的眼,看到了热切的渴求,那渴求不是给她的。心在下沉,她感觉不到痛,麻木的点点头,她说:好,我放你走。

就这样,蔡鸣凤背负着愧疚和三年来生意所赚的钱财,离开桑河,回向家乡——湖北黄州。半道上,一名小偷盯上了他,尾随在后。

回到自己的家门口,已经是夜里了。他开口叫门,门开之时,从里面跳出一名男子,匆匆欲逃,他上前揪住不放,给那人一刀砍着颈项,倒地死了。男子杀他之后,丢下凶器,逃走不见。

他岳丈朱茂卿听说他回来的讯息,前来探望,黑夜之中,认不清路,给他的尸首绊倒,爬起来时,又摸到那柄沾血的刀。朱茂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细看,更夫凑巧路过,发现这幕惨剧,即刻将他扭送归案。

朱茂卿无端卷入这一冤案,其实心里明镜似的。他知女儿朱莲在未嫁前便和肉铺的后生陈大雷相好,只是他不喜欢陈大雷,便逼着女儿嫁给蔡鸣凤,本以为她嫁鸡随鸡,斩断情丝认了命,却不料蔡鸣凤性子软弱,见她整日里冷冰冰的,一气之下出外做生意,三年不曾回来,更给陈大雷和朱莲提供了机会。而做为凶器的那柄刀,本是他代女儿打来切菜用的,铁匠不明所以,刻上了他的姓氏“朱”字,竟坐实了他谋杀亲婿的罪名。朱莲偏向陈大雷,不肯替父辩白,反而落井下石,诬陷自己父亲。朱茂卿深恨自己养女不肖,一张老脸也不愿撕破了去揭露女儿的丑事,只有自叹报应,听凭处置了。

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凄美的婚外情 小辞店真实故事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 剧照

宣判之后,县官正让朱茂卿认罪画押,忽然有人击鼓,带上堂来,竟是柳凤英得知凶信,不怕辛苦从桑河赶来,代蔡鸣凤鸣冤的!

众人不知她和蔡鸣凤的关系,公堂之上,柳凤英将三年来两人之间的恩爱离别,酸甜苦辣一一道出,听者尽皆哗然,惊叹她胆大者有之,然而更多的人,是对她“水性杨花”的不齿。

柳凤英的述说,并未给案件审理带来多少转机,反而是突然而来的一个不速之客打破了僵局。这人,便是随在蔡鸣凤身后的那个小偷。他亲眼目睹案发的全部经过,凭着一点正义之心,才将真相全部抖露出来。

案件审理完结,朱家族人集体代朱茂卿求情,他们在当地颇有影响,使得县官忌惮之下,朱氏父女无罪释放;杀人凶手陈大雷逃脱在外,被通缉追捕;只有那桑河赶来的痴情女子柳凤英,无根无基,又犯了众怒,被处以卖做官妓的惩罚。

阴风惨惨的天气里,两名衙役押着柳凤英走在荒凉的路上。蓦地——,路边一座新坟映入柳凤英的眼帘:蔡鸣凤之墓!

心痛得似乎已经麻木的女子嘴角露出一丝笑。她仰首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突然间拔步飞奔,一头碰在石碑上,鲜血汹涌喷出,迷糊了她的双眼,她口中低念:蔡郎,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主演:韩再芬 韩军

黄梅戏《小辞店》主要演员介绍

韩再芬,国家一级演员,中国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现为安徽省安庆市再芬黄梅艺术剧院(原安庆市黄梅戏二团)院长。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因主演黄梅戏电视连续剧《郑小姣》一举成名。

主要作品:《女驸马》、《莫愁女》、《郑小姣》、《香魂》、《血狐帕》、《桂小姐选郎》、《杨玉环》、《西施》、《孔雀东南飞》、《徽州女人》、《美人蕉》、《徽州往事》等。

韩再芬韩军黄梅戏《小辞店》全场下载

黄梅戏《小辞店》全场视频 标清.rmvb

黄梅戏 电视剧 《小辞店》 全集 韩再芬.mp3

  • 下载说明:黄梅戏视频标清适合于唱戏机等播放,高清适合电脑及小屏幕电视机播放,超清适合大屏幕电视机或投影播放,黄梅戏MP3适合音频设备或插卡音箱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